• <sup id="o8cu8"><button id="o8cu8"></button></sup>
  • 您好,歡迎中國民族文化資源庫!

    全部分類

    您的位置:  首頁 > 文字 > 民族體育 > 民族體育資訊 > 機構  > 詳細頁面

    馬背上的榮耀——走近西藏競技馬術隊

    來源:中國民族報 作者:王莉 2022年03月25日 閱讀量:

    西藏競技馬術隊隊員扎西和他的賽馬“阿格亞諾”在獲獎后。

    西藏競技馬術隊隊員邊巴次仁和他的賽馬“烏諾”。

    西藏競技馬術隊隊員旦增羅旦和賽馬“維內托”在比賽中。

    西藏競技馬術隊隊員格桑平措和他的賽馬“素索”。

    西藏競技馬術隊在第十四屆全運會馬術三項賽團體賽中奪得冠軍。

    1986年,西藏有了自己專業的馬術隊(后排左四為現任西藏競技馬術隊領隊措東,站立者右二為現任西藏競技馬術隊教練單增)。

    西藏競技馬術隊隊員與賽馬“烏諾”合影。小將旺杰(左前)和增杰(左后),領隊措東(中前)、教練單增(中后),隊員格桑平措(右二)、邊巴次仁(右一)。

      今年九月,第十四屆全運會馬術三項賽團體賽在陜西西安舉行,西藏競技馬術隊派出由扎西、邊巴次仁、格桑平措、旦增羅旦四人組成的團隊參賽。經過三天的激烈角逐,西藏競技馬術隊最終奪得該項目團體金牌。

      這是西藏馬術隊成立三十五年來,在全運會上斬獲的第一枚金牌,也是第十四屆全運會西藏代表團摘得的第一枚金牌。

      “特別激動!三十五年的夢想終于實現了……”凝視著手中的金牌,領隊措東說。

      ■ 從拉薩到呼和浩特,西藏有了第一批馬術運動員

      從古至今,馬與西藏人民的物質追求和精神渴望緊密相連。西藏人民對馬的感情是濃烈的,在日常生活中,放牧、遠行、婚嫁迎娶,隨處可見馬的蹤影。

      如果愛馬是天性,賽馬則是對速度、力量、勇敢、智慧的追求。幾千年來,賽馬成為西藏持久、普遍的群眾性活動,并由此衍生出西藏文化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賽馬文化,直至今日,依然興盛。

      為進一步傳承和推廣西藏民族傳統馬術運動,1986年,在西藏自治區黨委、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在十世班禪大師的倡導下,西藏自治區體委分別從拉薩、昌都、日喀則等地招收40名隊員,其中男隊員26名、女隊員14名?,F任西藏競技馬術隊教練的單增和領隊措東也在其中。自此,西藏有了自己專業的馬術隊。

      馬術隊成立之初,鑒于內蒙古馬術處于當時國內領先水平,為得到專業的訓練,在西藏自治區黨委、政府的協調下,措東等40名學員,在馬術隊第一任領隊丹巴達杰的帶領下,奔赴呼和浩特市,接受專業的馬術訓練。

      單增清晰地記得第一次見到訓練用馬時的情景?!澳鞘?7匹野馬,比我們西藏的馬高大、強壯,脾氣還不好,摸都不讓摸?!眴卧稣f,那些野馬是用套馬桿從野馬群里套來的,因為從來沒被人騎過,性情剛烈、暴躁。

      從此,在野馬的背上,這些從拉薩出發、平均年齡十五六歲的少年,緩緩推開西藏馬術隊發展的大門,也開啟了屬于自己的馬術生涯。

      “剛開始訓練時,沒有防護裝備,就用摩托車的安全帽當頭盔;馬不讓騎,就等調教師把馬騎得累了,再騎上去;被馬咬了、踢了,抹抹眼淚,果斷上馬,繼續訓練。那會兒訓練就像打仗,平均每個人每天至少要從馬上摔下個六七回,摔傷、撞傷、咬傷、踢傷是家常便飯,骨折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被貞浧?5年前的經歷,今年已經52歲的單增仍感覺歷歷在目。

      勇敢、倔強、樂觀、熱情,這些源自骨子里的性情,讓西藏第一批馬術運動員只用了11個月的時間,就獲得原本要訓練3年才能達到的專業水平。自此,他們成為西藏第一代具有較好馬術基礎的專業運動員。

      1987年9月27日,是一個值得銘記的日子。這一天,單增、措東和一起去呼和浩特的伙伴們一個不少地回到拉薩?!爱敃r沒有住的地方,我們就住帳篷。住帳篷也很開心,因為回家了?!眴卧稣f,回家的喜悅沖淡了離家之后所有的不易和委屈,心里只有幸福。

      同年,西藏馬術隊代表西藏出征第六屆全運會,取得馬術場地障礙賽團體第三名的好成績?!澳且豢?,有點揚眉吐氣的感覺,覺得給家鄉爭了光?!眴卧鲎院赖卣f。

      單增至今記得,為了參加第六屆全運會,他和伙伴們自己帶著馬去,車廂里兩頭放馬,中間放草,人就在中間待著。一路上,沒地方燒水,就把“北京方便面”揉碎了干吃,到站下車后,身上全都是馬的味道?!澳軈⒓颖荣惥褪菍亦l最好的回報、對自己最好的交代,沒覺得苦,也沒覺得累,反而很幸福,充滿期待?!?/p>

      ■ 租馬廄、住棄舍,成長中的苦與樂

      從呼和浩特回到拉薩后的3年里,單增和措東主攻競技馬術項目。

      1991年,全國馬術錦標賽中,西藏馬術隊奪得三項賽團體冠軍。其中,措東獲得個人第二名,單增獲個人第三名。

      考慮到往返比賽不易,特別是賽馬的高昂運費,1992年,西藏體育局決定在北京設立競技隊訓練基地,但始終找不到合適的訓練場所。同時,隨著我國馬術運動水平的提高,國內不少馬術隊開始使用進口馬。西藏競技馬術隊馬齡較大,到1993年,只剩兩匹馬還能參賽。在隨后的幾年里,雖然隊里也購買了幾批新西蘭馬,但戰績不佳,競技馬術隊面臨著被解散的風險?!敖M建一支隊伍很不容易,解散一支隊伍卻很簡單?!睍r過境遷,聊及過往的歲月,措東神情淡然,“那個時候,我和單增只想著馬術隊一定不能在我們手里被解散,而要想不被解散,只有拿出成績來?!?/p>

      沒有固定的訓練場所,單增和措東就帶著團隊成員到處“打工”——在北京各大馬術俱樂部做打掃馬廄、遛馬、訓練馬匹等工作?!半m說是給別人打工,可我們得到了騎馬的機會和訓練的機會,所以對我們而言,是‘穩賺不賠’的?!眴卧鲅哉Z輕快。

      回想起2010年的往事,競技馬術隊隊員邊巴次仁至今記憶猶新。

      那一年,為備戰2011年第九屆全國少數民族傳統體育運動會,速度賽教練普布次仁帶著邊巴次仁、旦增群培、扎西平措3名隊員前往北京房山一家馬術俱樂部訓練。由于住房緊張,俱樂部無法為他們提供宿舍。

      普布次仁和隊員們在馬場轉了一圈,最終發現一間廢棄的空房。在馬場工作人員詫異的眼光和小聲的議論聲中,他帶領3名隊員把棄舍收拾干凈,住了進去?!澳俏葑油挸ǖ?,擺了4張床,還有不少空間呢!”邊巴次仁回憶說。而這一住,就是一年半。

      也就是在那個時候,看到西藏馬術運動員的窘境,有人伸出橄欖枝,勸他們從西藏競技馬術隊辭職,去北京的馬術俱樂部工作。然而,沒有一個隊員為之所動。面對眾人的不解,他們說出了心里話:

      “我們是西藏人民培養的,不能給西藏丟臉,更不能因為我們的離開讓馬術隊解散?!?/p>

      “我們不怕難,不怕苦……”

      “困難是暫時的,未來一定會好起來的?!?/p>

      ……

      顛沛流離的日子里,隊員們雖然背井離鄉,可平時的訓練卻沒有一絲一毫的放松。除了幫俱樂部刷馬、遛馬、訓馬的日常工作,隊員們十分珍惜可以騎馬訓練的機會,整個團隊的專業水平有了不小的進步。2012年,在西藏自治區黨委、政府的支持下,西藏競技馬術隊首次邁出國門,赴歐洲考察學習。此后,西藏競技馬術隊獲得了每隔半年即赴法國接受為期3個月訓練的機會。

      2016年,西藏自治區黨委、政府針對西藏競技馬術隊面臨的特殊困難,在北京市順義區北小營鎮東府村專門租用訓練基地,購置訓練急需的馬匹,安排專門的比賽經費和日常保障經費,配備了相對固定的服務保障力量。至此,西藏競技馬術隊結束了到處租借訓練場所的日子,有了屬于自己的家和固定的馬場,賽馬品種也由國產馬和純血馬過渡到歐洲溫血馬。

      為了節約經費,也為了讓馬住得更舒適些,隊員們為馬兒蓋了舒適的馬廄,卻將自己的宿舍安排在冬冷夏熱的集裝箱里?!拔覀冏〉目墒且蝗艘婚g?!闭f起現在的宿舍,隊員格桑平措顯得毫不在意,能騎馬才是最幸福的,住宿條件可以將就。

      ■ 36枚金牌、48枚銀牌、56枚銅牌的背后

      迄今為止,西藏馬術隊在各類賽事中先后斬獲36枚金牌、48枚銀牌、56枚銅牌。

      2017年,西藏競技馬術隊先后獲得第十三屆全運會馬術三項賽團體季軍、全國馬術三項賽錦標賽團體冠軍;2018年,獲得全國馬術三項賽錦標賽團體冠軍;2019年,獲得全國馬術三項賽錦標賽團體亞軍;2020年,獲得全國馬術三項賽錦標賽團體冠軍。在世界頂級賽事中,西藏競技馬術隊的隊員也曾代表我國與世界排名前十的選手同場競技。邊巴次仁、格桑平措還曾入選2018年雅加達亞運會集訓隊和2020年東京奧運會國家隊的隊員;單增入選2018年雅加達亞運會集訓隊和2020年東京奧運會國家隊的中方教練;旦增羅旦榮獲2015年度西塢馬術大獎賽超高賽(2m)冠軍,打破國內紀錄;邊巴次仁榮獲2018年浪琴杯北京國際馬術大師賽最具價值騎手獎(MVP);扎西獲得2019年度最佳馬匹調教師殊榮;格桑平措獲得2019年、2020年全國馬術三項賽錦標賽個人冠軍。

      在西藏自治區社會和民族傳統體育指導管理中心黨支部書記范振強的筆記本上,詳細記錄了西藏馬術隊從成立至今獲得的榮譽。他深知這一枚枚獎牌的背后,傾注著運動員和教練員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辛苦訓練和付出;他也深知,獎牌的背后凝聚著運動員、教練員家人們的無私奉獻和支持,有著太多讓人聞之落淚的故事。

      2013年、2017年,單增的父母因病相繼離世,可那兩年,正是備戰全運會的關鍵時刻。為了不影響單增的工作,家人選擇對他隱瞞老人病重的消息,直到比賽結束,他給家里打電話報喜,才得知老人已經到了彌留之際?!皟纱味紱]能見到父母最后一面……這是我這輩子最大的痛?!闭f到這里,單增的眼淚奪眶而出,“我的父母知道我鐘愛馬術,從來不給我任何壓力,每次回家,只是一遍又一遍地叮囑我,好好騎馬、好好訓練,要愛馬,不能因為摔傷了就動手打馬……”

      其實,競技馬術隊運動員扎西也遇到了同樣的情況。為了備戰比賽,他未能見父親最后一面?!案赣H就希望我能取得好成績,所以我就努力爭取好成績?!?020年,扎西獲得年度最佳馬匹調教師榮譽,遙望星空,他將這個消息告知父親。

      ■ 喜奪桂冠,35年夢想成真

      9月21日,西藏競技馬術隊以總罰分106.5分位居第一,奪得第十四屆全運會馬術三項賽團體賽冠軍。

      為了提前適應場地,提前半個月,單增和隊員們護送馬匹趕赴西安?!榜R的外表看著很英氣,其實很敏感,有時像個孩子,會緊張、撒嬌,會充滿好奇。它們的情緒體現在眼神和晃動的耳朵上,也通過嘟囔聲、嘆氣聲和吹氣聲表達自己的心情?!痹髡f,運馬車在行進途中速度一直很慢,因為只要稍微加速,處于狹小空間內的馬匹就很容易情緒不穩定。單增和隊員們只好全程守在馬匹身邊,一刻不停地安撫它們。每隔400公里左右,有些馬兒還要下車遛遛才肯繼續前進。就這樣走走停停,北京到西安1140公里的路程,他們足足用了20多個小時。

      抵達西安,已是第二天的凌晨3點?!八麄兺盹堃矝]好好吃,卸馬忙活了一個多小時,回來吃點方便面就睡了?!眴卧龌貞浧甬敃r的情況,言語里滿是憐惜。

      第一天的比賽,扎西第一個出場。賽場下著雨,加之備戰訓練時墜馬,腿傷還未痊愈,他說:“當時就擔心自己的腿傷會影響表現,最終影響團體的成績。當時的想法就是拼了!”

      “奪冠的那一刻,眼淚都下來了!”撫摸著陪伴自己完成3天賽事的伙伴“維內托”,馬術超高賽(2m)國內紀錄保持者旦增羅旦一遍又一遍地喃喃自語,“你太棒了,太棒了!”

      “我們團隊的優勢是越野賽,‘烏諾’這次的表現功不可沒?!睆念C獎臺上歸來,邊巴次仁最想做的是陪他的愛馬“烏諾”好好休息一下,給它梳梳毛,陪它聊聊天。

      “35年來的夢想實現了,太激動了,我們終于拿到夢寐以求的金牌,三代人的夢想變成了現實?!鳖I隊措東難掩激動之情。

      9月27日,第十四屆全運會結束。清晨6點剛過,距離北京市中心約50公里的順義區北小營鎮東府村的上空,清脆的馬蹄聲在風中回蕩,西藏競技馬術隊又開始了新一天的訓練。

      迎著初升的朝陽,馬廄里傳出嗒嗒聲。隨聲尋去,十幾匹馬鬃毛油亮、身姿筆直。它們身上那股不服輸的勁兒,就和西藏競技馬術隊運動員一樣,一往無前,期待著更加美好的未來。

      “為西藏競技馬術隊在北京尋找一個穩定的競技馬術場地是當務之急?!比\會剛結束,范振強就開始籌謀西藏競技馬術隊下一步的發展,固定的訓練場所、完善的基礎設施是眼前迫切需要解決的難題?!懊看稳ケ本?,走進運動員住的集裝箱里,我就覺得心疼。下一步,一定要讓運動員從集裝箱里搬出來,住進像樣的房子里?!?/p>

      “人才的迅速補充和梯隊的配備建設工作要進一步完善起來,不能出現斷層?!蔽鞑刈灾螀^社會和民族傳統體育指導管理中心副主任羅輝表示,西藏競技馬術隊運動員的平均年齡已超過30歲,雖然從馬術運動員參賽年齡來看不算大,但人才梯次配備一定要及時跟上。同時,還要加緊開展西藏馬術裁判員的培訓工作。

      “未來,我們希望站在更高的領獎臺,讓西藏競技馬術走得更遠,也讓更多的人通過馬術運動,了解煥發新生的西藏傳統文化和獨特的人文風情?!贝霒|表示,馬術這項運動需要日積月累的訓練,雖然不會馬上就有結果,但“馬上”一定會有希望。

     ?。ū景鎴D片由西藏競技馬術隊提供)

    作者:王莉

      資料來源:中國民族報

      http://www.mzb.com.cn/zgmzb/html/2021-12/03/content_20177.htm

    聲明:轉載此文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文圖或來源標注錯誤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請作者與本網聯系,我們將及時更正、刪除,謝謝。
    上一篇:
    下一篇: